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20-06-04 21:21   浏览:35   回复:0

在化州一中就读是什么体验?

我2008年进入化州一中就读初中,2014年6月高中毕业离开。初中三年旧校区,高中三年新校区。和我一届的同伴都觉得我们是最不幸的一届,2011年中考前QQ空间疯转的说说,现在是否还在原处呢。

体验往往私人,使其难以被述说,也难以被理解。不敢奢望能使诸君产生共鸣,只能说说,我在那段时间的几件事。

网吧,球场,步行街

初中开始住宿,也乐于在自己最大程度内享受着自由:中午不回寝室出去打球是家常便饭,晚上熬夜去网吧也并非稀罕之事。如今也为当时的种种疯狂行径感到诧异:那时怎么就这么喜欢打球/nba/玩游戏/上贴吧呢?

记得当时把吃晚饭的钱,分成两半,一半攒着去上网,一半攒着去步行街的报亭买篮球杂志。

到了初中毕业,贴吧头衔早已是KLZ毕业,毅丝八级,买的篮球杂志和报纸,快比当时170cm的自己要高了。

玩的最疯的时候,四周的风景和人似乎无关紧要;而现在第一时刻回想起的,却是那时刺眼的太阳,起起落落的皮球,还有冬夜通宵回来,身边室友嘴里叼着的忽明忽暗的烟。

当时最好的朋友李华柱,重重地摔下了手里的鼠标,转过头说:“叼,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?”

“物谁矛系啊,吊佬”,然而转念却想,一中对这样的我来说,到底是什么?

是儿时的憧憬?

虽然,身为小学老师的妈妈,一直灌输一中有多好多值得努力。但让幼时的我憧憬一中的人,却是静姐。静姐高我两届,比我穿起绿色的校服,要早上两年。

小时候,我和姐姐一起上下学,姐姐总会告诉我一中发生的事:哪个哪个老师在升旗大会上出糗了,哪个哪个同学被表白了。

当时的我,也总是兴奋地听着这些斑斓的故事。当时的我,笃定地相信,自己会成为别人口中故事的主角:会是那个打篮球最厉害的人,或者是那个连拿两个年级第一的学霸,或者更酷一点,是那个校园乐队的主唱,我将用热血灌溉兄弟,胸膛留给女孩哭泣。

“谁能想到,你这个傻屌现在才164cm,班队替补都打不上,没有被暗恋过,四科联赛700个人考试排690名,现在还通宵出来在这逛贴吧,傻屌你没救了。”

“叼,你等着吧,我会出人头地的。”

是少年时奋力摆脱的?

高中时候,作为一个外宿生,印象最深的却是饭堂。不怕笑话,去饭堂是为了学习。

高中时常常迟到,但迟到又会影响班集体荣誉,所以迟到了的时候,只能偷偷摸摸去饭堂待会,直到上第一节课,才散步回到教室。

更多的时候,是上体育课,去饭堂背六级单词书。当时,买三本六级单词,翻烂其中两本。记得当时饭堂特别热,唯一能听见的是饭堂阿姨相互喊话的声音,自己又特别容易出汗,经常看着汗水滴在单词书上,也懒得擦。

现在想起当时的事迹,也真傻逼得可以。本来很简单的事,一定要弄得那么复杂。最后感动得了的,也只有自己。不过,当时的确没想着要感动别人。

“个呢地方真系垃圾,人家大城市个早就看过xx书了,老师都是清华北大出来个。”

是成年时所鄙夷的?

“听您的口音,不像本地人啊,您来自哪个国家?”“古巴。”

当人们问及家乡,开始只会说广东,因为如果说茂名的话,面对的僵局将变成“茂名在哪,没听过。”

在刚成年的时候,深深地相信着“大城市出来就是好”“富养才能使得一个人健康自信成长”“我早已输在起跑线上”“失败者是成功者的养料”。

那时的我,恐怕也分不清客观劣势和主观借口的区别。

“真系越来越矛想回屋企嗲。”

其实,一中是一直怀念却无法回到的家园,是让我忏悔所有过错的教堂,是那个放满回忆的场所,是那个能让我泪流满面的开关。

在这里度过的这些日子,被敲骨吸髓地回忆,成为了皮肤下血管中流动的血液,成为了不想醒来的梦境,成为人生的一部分。我在这里遇到了我最好的朋友,女朋友。而我的妹妹,今年也从这里毕业。

在这里,我认识了自己,也逐渐知道了,在这么长的一生中,到底要做些什么,要留下些什么。

离开这里几年后,我不再追逐我的命运,是我的命运开始追逐我。

现在是2017/6/27晚上11点,离开一中三年多,时常还会想念。


很想说一句常说的话,来结束这篇糟糕而且不知所言的文章:

作者:匿名用户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6425641/answer/189700152
来源:知乎

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会员登录  |  免费注册会员  |  免费发布信息